返回

第1662章 叔叔阿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    第二天,夏新起来的更晚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不想起来,而是,夜里的时候就一直浑身发热,流汗不止,难受的要死。

    也不是那种吃了药控制不了自己的状态,就是难受,身体亢奋,想入非非的,总是想起些令人血脉贲张的场景。

    看起来,那药也不是完全没效果,就是效果被减轻了。

    搞的夏新折腾来折腾去的,想睡也睡不着,异常的难受。

    这药效一减少,就给人一种,好像全身都痒,但你偏偏又不知道该该怎么挠痒的感觉,这种吊着你,又不给你舒服的感觉,反而是最难受的。

    夏新感觉自己睡了,又感觉自己没睡,翻来覆去折腾了一夜。

    早上起来的时候,就感觉腰酸背痛腿抽筋的,跟个老年人似的。

    感觉像是积郁了某些东西,没发泄出来,异常难受。

    当他顶着大大的黑眼圈来到卫生间洗漱的时候,自己都被自己吓到了。

    夏新忍不住的摇了摇头,嘀咕,“一大早就被吓到真不是好兆头。”

    然后等他刚打开房门,又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只见整个客厅锃亮锃亮的,所有东西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崭新发亮,连地板都反光发亮,亮的刺眼。

    夏新有一瞬间怀疑黑眼圈是把自己眼睛都搞坏了吗,看什么都这么新。

    直到他看到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的苏晓涵,那穿着围裙带着橡胶手套,手上还拿个拖把的,家庭主妇模样,他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昨天好像是作为处罚让苏晓涵打扫房间来着。

    当时就随便说说的,想不到……

    “这么早就打扫房间啊。”

    苏晓涵一脸灿烂的笑道,“恩,做完了就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让夏新想起昨晚电话里,李嫣然说的,有一种好学生,如果不对他们的错误进行惩罚,反而他们自己心底会受不了,无法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“而且,现在不早了,都十点了,”苏晓涵指了指客厅的时钟道,“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晚。”

    “啊,可能昨晚做噩梦了吧,头痛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你吃早饭吧,我做了早饭,但是你都没起来,应该,有点凉了,热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,我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吃完早饭都11点了。

    夏新都不知道这该算早饭还是午饭。

    他让洗完澡的苏晓涵也稍微吃了点,就当是午饭了,两人等会还要去接苏晓涵的父母呢。

    主要就是要取得两人的支持,让他们知道,这是一种新兴的行业,虽然有卖肉,搏上位的,但苏晓涵可不是靠那个的,她是正经主播。

    如果不搏得家里父母的支持,苏晓涵迟早不是被他爸卖了,就得被她妈给强行终端主播生涯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苏晓涵洗完澡,换了一身干净素白的连身裙,乌黑如云的秀发上,简单的别了个发卡,洁白如玉的手腕上带了个运动手环,美丽的双腿蹬了双带点学生气的小凉鞋,整个人看起来简单而干净,清清白白的像是个美丽的玉石。

    那清澈的瞳眸一眨一眨间,小巧的红唇轻启间,浑身上下自然流露出了女大学生那种青春而健康的气质,给人一种单纯而美丽的好似一朵绽放的水仙花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又跟苏晓涵确定了下注意事项之后,夏新才开车来到机场接人。

    大约等了半个多小时,12点多的时候,就看到苏晓涵的父母,在公司公关部的几个人,外加几个保安的包围下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爸,妈,这儿呢,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在异地看到亲人,苏晓涵还是很高兴的,挥着小声,大声的喊着,“爸,妈,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晓涵”。

    苏晓涵的母亲,于诗霞率先发现了苏晓涵,快步的朝着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哪有事,我好的很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,看着怪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公司的人。”

    于诗霞一过来,就跟苏晓涵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于诗霞穿着一身粗糙的朴素衣服,外边套了件老旧的破大衣,看起来有点像是农村赶来外地打工的人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她挺有气质的,身上透着一种书卷气,行为举止不似有些村里人那般粗俗,眉慈目善的,清秀的五官还能透露出其年轻时的美貌。

    只是,鬓角白发苍苍,还有眼角嘴角的皱纹,让她这才40不到的年龄,看起来跟60岁似的,相当的显老。

    然后是他旁边的男人,也就是苏晓涵的父亲苏惊远,白色短袖外套着一件看起来仿佛有十多年历史的灰色外套,肩膀跟胸前都带着补丁,扣子都掉了两颗,下边的休闲裤看起来也很是老旧了。

    他身材瘦削,面黄肌瘦,颧骨凸出,穿着看起来就像是那种无业游民,还双手插兜里,嘴巴里叼着根烟,左看看右看看,都是拿斜眼瞄人的,简直跟夏新在学校门口路过时看到的那些小混混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夏新经历的事情多,看人的眼光也逐渐刁钻,这一眼看过去,就觉得苏父,这么大人了,整个人还没个正形,哪里像个成熟稳重的父亲了,还更像一个刚刚把裤腿输掉的老流氓。

    他的第一个念头是,两人这么多年都没变啊。

    当年阿姨是怎么看上这叔叔的呢?……这一直是夏新心中的一个不解之谜。

    “你,你电话里也不说清楚点,我跟他们说,也听不明白,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。”

    于诗霞轻轻的抚摸着苏晓涵的后脑勺,露出了几分安心的神色,虽然人家一直在跟她解释了,不过,她还是担心女儿是不是在这出了事,人家跑家里讨债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就她以往观念,好事从来是轮不到他们家的,最近手机新闻里那什么果贷,小姐贷又铺天盖地的,她生怕这傻丫头做什么傻话。

    “妈,我没那么笨,我才不会去碰那么危险的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夏新发现于诗霞那布满老茧褶皱的手,看起来简直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按年龄说,舒月舞的母亲,赵晴跟她是同一辈的,比她还长几岁,但两人感觉就像隔了一个世纪那么恐怖。

    夏新知道,这个女人为这个家庭奉献了一切,包括自己的青春,美貌,自己的手,自己的身心。

    而反观那苏惊远,还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,一手夹着那几块钱一包的廉价香烟,一边左右瞭望着感叹,“这大城市,就是好啊,繁华,好看,这里的人一个个穿的都这么漂亮,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直到好一会儿才不耐烦的催促道,“好了,孩子他妈,我都跟你说没事,你说你一路上,瞎担心什么劲啊,搞的我觉都睡不好,晓涵这么大能有什么事啊,人家都说了你就是不听,什么时候吃饭啊,我都饿死了?”

    旁边一身黑色套裙,身材窈窕的公关部经理,蒋菲菲微笑着回答,“苏先生,酒店已经安排好了,如果可以走了,请随我们来。”

    夏新也算看出来了,比起女儿,这位父亲可能更关心下顿吃什么,那对他来说才是实在的。

    “那,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苏惊远带着几分贪婪的视线扫过蒋菲菲那曲线玲珑,带着成熟女性特有的s型身材曲线,吞了口口水道,“咱们先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蒋勤勤微笑着点头,不过,夏新还是发现,她在低头的一瞬间,眼神中闪过一抹鄙夷与厌恶,看起来,并不太喜欢苏惊远。

    因为秉承职业素养,所以并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郭明达带过一次这公关部经理,所以,她是知道夏新身份的。

    她在走过夏新身边的时候,用眼神向夏新示意了下,请了个好,并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然后等在了前边,等着几人跟上。

    苏惊远盯着蒋菲菲摇摆着的挺翘臀线多看了几眼,连忙催促道,“走了,走了,先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苏晓涵这才挣脱母亲,连忙跟两人介绍道,“还有啊,给你们介绍下,他是夏新,你们还记得吗,就是初中跟我是同学,还来过咱们家的。”

    夏新微笑着点头道,“叔叔,阿姨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夏新,”于诗霞上上下下打量了夏新一番道,“记得记得,还得谢谢你当时照顾我们家晓涵呢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我们是同班同学嘛,我还得谢谢他指导我学习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倒是苏惊远,盯着夏新仔细看了看,然后伸出食指指着夏新道,“哦,哦,夏新我记想起来了,想起来了,当时我们都有说过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说我?”夏新不解。

    苏惊雷哈哈笑道,“对对,我记得记得,记忆深刻,夏新!大家都说说你跟个野狗似的,整天捡垃圾堆吃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饶是夏新脾气再好,也是脸色一僵,语气僵硬的回道,“我做过这事吗,也许……有吧……”

    夏新苦笑着,都不知道该如何把这话题接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在心中感叹着,这人是真不会聊天。

    而在前边的蒋菲菲更是脸色苍白的完全不知所措了,她不知道自己这时候是该说点什么好,还是不说什么当没听见的好。

    倒是苏惊远看到曾经落魄的夏新,仿佛是看到同道中人一般,走过来伸过一只黑乎乎,指甲缝里还夹着一些残余的黑色油垢的大手,搭在了夏新的肩膀上道,“对了,现在过的怎么样,我后来听说你偷东西被人打死了,看你现在,过的还挺不错的样子嘛。”

    苏惊远完全一副自来熟的样子,拍了拍夏新干净体面的衣服道,“现在做什么呢,你这黑眼圈怎么这么重,不会又半夜翻人家垃圾桶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……不用吧,叔叔,要不,咱们还是先去吃饭吧……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