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1665章 失算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    夏新载着几人来到公司。

    公司在市中心宏伟的写字楼,光是那高楼大厦,就把苏惊远,于诗霞给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“晓涵,你,你就在这,这么高的地方上班啊。”于诗霞有点难以置信,在她的印象中,这家公司应该跟家里附近2层楼高的村委办公室差不多。

    夏新微笑着回答,“她只是,来江南的时候,在公司提供的地方办公,平时在家里,只要有电脑,哪怕只有手机,也是可以直播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的,妈,我还搞过户外直播,就是cosplay你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什么靠死play?”

    于诗霞一脸惊恐的看着苏晓涵,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好几十度,“你跟人家玩什么play,你再说一次?”

    夏新感觉要糟,连忙救场道,“阿姨,她说的cosplay,就是跟服装展览一样,就是大家穿不一样的服装进行展览。”

    于诗霞是有文化的,不是那种粗鲁农妇,她以前还上过高中,只是当时的高中课程跟现在不太一样,英语也更简单些,她认识play,而不认识前边的“靠死”,马上就以为是什么不正经的玩法。

    苏晓涵连忙附和道,“就是不同的衣服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她感觉多说多错,自己还是少说点好,不要让妈想复杂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代沟吧!

    “真是气派啊,”这是苏惊远唯一的想法了,“快上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公司里的装潢都是偏于现代化的时尚装饰。

    这突然走进于诗霞跟苏惊远两个看起来像是农村户的人,一个穿的特别厚实,一个又穿的特别简陋,自然引起了不少人注意的视线。

    好在并没有人过来打扰。

    公关部的蒋菲菲就在前边带路,介绍说,“这边是财务部,就是管公司财务的,这边是监管部,就是主管所有直播内容,防止出现低俗色情的,一旦有违禁内容,我们会马上查封掉,这边是总经理办公室,这边……”

    有个老练的公关部经理带路,倒是省了夏新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“这边这一排过去,就是临时的主播直播间了。”

    蒋菲菲带几人参观了一些简单的无人直播间,这里毕竟是临时应急用的,房间里也就是简单的床,电脑,墙上的贴纸,还有一些彩饰什么的。

    还有几个有人在直播的,则是关着门,不让人打扰的。

    于诗霞感叹道,“这里环境真好啊,而且,看起来都像是名牌大学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蒋菲菲自豪回答,“公司只招收一本线以上的,或者具备多年工作经验的人,这里还有博士,硕士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

    于诗霞表示很震惊,然后又疑惑的问道,“你们直播,到底是干嘛?”

    蒋菲菲就递过去一个平板,“您自己看吧,这是我们的鲨鱼直播平台,里面有各个目前正在直播的主播,这些是没签约的,属于直播爱好者在播,这边是已经签约的,算是公司正式主播的,您可以看下,这两位就在那两个房间里直播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,我来。”

    苏惊远一把抢过平板,先扫过一眼,然后挑了个喜欢的,随便点了个进去。

    几人马上就看到了,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,坐在电脑前唱歌,唱的好坏先不说,主要是那低胸装,露出了大半个雪白,实在抢镜。

    夏新目测这要不是垫的,该有e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平时就这样直播啊?”

    于诗霞顿时大惊。

    只要想起女儿平时都穿成这样,她得气的晕过去。

    这在保守的她看来,太不检点了,这跟淫妇都没两样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怎么可能穿成这样,再说了,您看我,想穿也没料啊,那得有沟才能这么穿。”

    苏晓涵有些气闷的低头看了下,示意道,“我一般就唱唱歌,播播游戏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于诗霞想想觉得也是,晓涵还在发育期,想露也没什么能露的。

    于诗霞指了指直播的那人道,“那,那她怎么这样,太不检点了,你以后绝对不许这样。”

    苏晓涵尴尬的表示,“妈,您轻点,说不定人家就在这直播呢,可能,她就喜欢这样穿吧。”

    苏惊远盯着看了好一会儿,才换了个热舞的主播,那身材火辣的,扭腰摆臀的,看的人浑身发热。

    苏晓涵连忙表示,自己是游戏主播,让苏惊远看看游戏。

    好在游戏主播大多好多了,穿的挺正经的,顶多说点带颜色的笑话什么的,活跃下气氛。

    就算有几个大胸美女主播,虽然胸前很劲爆,也没露那么开的。

    于诗霞还吐槽了句,“这人也太假了,就她这瘦竹竿体型,胸能这么大,她每天走的动路吗?不得撑爆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阿姨,关注点不在这。”

    夏新尴尬道,“不要去看人家身材了,还是看直播内容吧,基本上晓涵也是跟她一样,就播播游戏,偶尔唱唱歌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

    于诗霞勉强是表示接受了。

    她在其他问题上,主见都不强,也很容易妥协,唯独在苏晓涵直播这件事上,绝不听苏惊远的话,要自己判断。

    苏惊远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,“那到底一个月多少钱?”

    夏新微笑回答,“是按年薪算,一年120万,平时还有年底的奖金,每月的礼物,活动的名次,广告的收入等等,一个月有不少钱的。”

    他没细说,就怕苏惊远把钱全吞了。

    苏惊远大喜道,“真有这么多吗,那钱呢,什么时候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们同意就行了,会马上签约,然后以每月10万元的方式发放。”

    这主要是为了防止苏晓涵一次递上100万,被苏惊远给一次性输光。

    据苏晓涵所说,苏惊远总是以为自己能翻盘,有多少钱,就赌多少钱,还能再背负一些欠债,别说10万,1000万他也能给你输光。

    所以,就假报10万的月薪,随便对方输了,10万能输多少?

    反正苏晓涵有钱了,赔的起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治标的方法。

    至于治本,夏新没办法……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我同意了,一个月10万,以后工作都没这么多呢。”

    苏惊远意料之中的同意。

    于诗霞很是不满道,“你怎么什么也不问就同意了,也不关心下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可问的,你瞎啊,这些直播你不看了吗,我觉得就挺好的,坐着就能白赚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看什么看了,就看这么一点你就看全了?”

    两人直接吵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倒是跟夏新预料中的一样,苏惊远很容易糊弄,于诗霞就比较坚持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临时直播下吧,大概1个多小时,你看下吧,然后我们再去吃饭,因为是临时的,也没通知,也没人知道我,所以,人会少点。”

    苏晓涵说着走进了旁边的一个直播间。

    这也是事先跟夏新商量好的。

    直播间的一切准备工作也做好了。

    很快,平台上就出现了苏晓涵的直播间,苏惊远与于诗霞就站在门口一边看着坐在里边的苏晓涵,一边看着平板里的苏晓涵。

    “我女儿上电视了?”这给于诗霞一股了不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真上镜,不愧是我女儿。”苏惊远也很满意。

    其实,这直播一开始也确实很令人满意。

    人少点就少点,主要就是为了给苏惊远跟于诗霞看看直播内容。

    然而,苏晓涵不愧是现在风头正劲的大主播,他在新平台的第一次直播,马上被人发现,被人传开,迅速扩散到粉丝群,到微博,夏新眼看着人数从几十个上涨到几万个,十几万个。

    人一多,这口就杂。

    顿时,在“菲妮克斯我喜欢你”,“最爱你了”,“开直播怎么也不通知一声啊”,“一直关注你,你不说我都不知道”“为你疯狂打call”等等支持的弹幕中,就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谩骂,侮辱的言论。

    甚至什么“金x镶钻,一炮60万”“公交车”“一晚上多少”“xx都黑了吧,还装纯情呢”,“我想看你的xx”,等等各种不堪入目侮辱的字眼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苏晓涵还能忍受。

    但今天父母就站在外边看着啊,这搞的她脸色惨白,有些无所适从,握鼠标的手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支持的字眼大多差不多,容易被人忽略,反而是那种恶意中伤的字眼很容易被人所关注。

    由于是在网上,大家言论自由,从来不需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,所以,网上最不缺的就是那种脑残智障的乱说话的儿童了。

    而像王云中这种,敢顺着网线直接让人坐直升机砍进对方家里的人又太少,犯罪成本过低,大部分人也没意识到自己的言论会对他人造成的精神伤害,这也导致了越来越多侮辱性的言辞出现,不仅仅是侮辱苏晓涵的肉体,也包括侮辱苏晓涵父母的言论。

    更甚至其中还不仅仅是普通的观众,还有其他直播平台的水军,尤其是原平台故意雇过来搞破坏,侮辱苏晓涵名声的,带节奏的水军。

    而正常评论人家不会刷屏,恶意评论的人,则喜欢反复的刷,这就显得相当的引人瞩目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会计x的你爽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原公司的人都上过你,你待不下去了,才换新公司?”
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,据说是原领导太老了,不能满足她,新的老总比较年轻力壮,一次让她爽翻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据说是勾引原平台一哥不成,才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想勾引护妻狂魔,义薄云天的xxx,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贱样”。

    然后就出现了支持跟反对的各种对骂,一些不堪入目的词语满屏飞。

    于诗霞指着那些弹幕,脸色微红,也不知道是羞愧还是愠怒,“这些是怎么回事,怎么一直在刷那个什么会计,哪个会计?”

    “什么坐牢的会计,他跟晓涵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都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跟原公司领导怎么了?勾引谁拉?”

    夏新的额头挂下了一滴冷汗。

    苏晓涵的房管都没有,根本封不了人。

    导致满屏都是肮脏词汇。

    夏新发现自己失算了,万万没想到弹幕会这样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有人故意搞破坏了。

    就算他用苍白的言语解释着,“他们都是乱说的,任何主播都会有黑粉,带节奏,阿姨,您看其他主播,也有这样的,屏蔽掉就好了,到时候会有公司的人员帮忙删除的。”

    夏新用眼神示意了,蒋菲菲连忙去联系超管了。

    然而已经晚了,于诗霞压根不信,脸色铁青的望着直播上不断滚过的侮辱弹幕。

    所谓恶语伤人六月寒,一条侮辱性的言论,完全盖过了10条赞扬的言论……

    苏晓涵也是脸色惨白的,张了张嘴唇,却是沙哑着声音什么也说不出口了,只是干坐着玩游戏,额头流下一滴滴的汗水……

    没有比让父母看到这些弹幕更恶心人了的,也没有比这更让她感觉难堪的了,苏晓涵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于诗霞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